千千屿。

【朱白】深海 (Rps/现实向)

0.
一见钟情的最佳定义,大概就是我在心里想像过你无数遍 。

直到有一天,你被我恰好遇见。

01.
“姐姐,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几杯酒下肚,一通电话就把朱一龙拉来拼酒的彭漂亮终于道出了他今晚的主题,醉意渐起,不等人回答便絮絮叨叨地说起了他的“一见钟情”。

  那无非是个极其美好的故事,明朗少年对搭档的甜美少女动了心,并且发觉女孩对自己的特别关心,如今只要说起就带了难以言喻的甜蜜意味,一米九几的大个子愣是笑的如同寻到了心爱之物的孩童,全身上下泛着粉色泡泡。

  饶是在一旁沉默看着他的挚友都不禁勾起了唇角:“我永远都是祝你幸福的,妹妹。”两个酒杯在半空中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

  那一天晚上直到分离,朱一龙都没有回答彭冠英最初问起的那个问题。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02.
  朱一龙进入娱乐圈,是在他最热血青春的年纪。绝对优秀的科班出身、什么都会一点的广泛才艺以及普通好看的相貌,满怀希望的便踏入了这个繁华而璀璨的圈子。

  而后一次又一次地,被现实的冰冷洗涤。

  付出的汗水与伤痛被视若无睹,尖锐的文字透过屏幕抨击着愈发疲惫的心理,聚少离多的恋情在一次次分歧后仅剩崩裂…现实分散在各处的锋利不管不顾地向他袭来,一刀一刀,终是让伤痕累累的少年人彻彻底底的瘫倒在地。

  2016年,朱一龙选择了远行。

  待翟天临用两个大大的拥抱迎接两位挚友的回归时,向来心思缜密的他在对上朱一龙那双温软如水的桃花眼时,无声地叹了口气。

03.
  能让朱一龙从心底的佩服的演员很少,杨蓉算一个。

“没关系的,你先去忙吧。”

  面对她因临时的工作而无法与自己再多交流而产生的歉意,朱一龙十分理解的柔和笑答,秉承着绅士风范目送杨蓉娇小的身影小跑到助理身边,这才悠悠转身。

  然后,他就看见了他。
 
  澄亮的皮鞋,纯黑色的衬衫与西裤,长身玉立在人群之中,若不是那人脸上漾起的笑意染了太多的暖意与灼热,曾看过原著的朱一龙几乎就要以为那就是从书里走出来的韩沉了。

  将视线从那张带笑的脸庞上收回,再次迈开步子的朱一龙无意识地回忆起了演员表上的名字,并默默记下了两个字。

  白宇。

04.
  路途上一瞬即逝的明媚于奔波在通往理想道路上的朱一龙而言,终究是太过匆忙了。连续几部剧的拍摄,几本台词的熟记,曾让他眼前一亮的阳光男孩也仅是化为了一滴水珠,无声地落在了记忆的某一处,再没了声息。

  直到,那个阳光男孩走至他的身前,正式的向他伸出手:“你好,我是白宇。”

“你好,朱一龙。”
 
  对上男孩带着明显礼貌性的笑脸,目光在划过留起了小胡子的下巴时不可抑制的停顿了数秒,挑了挑眉。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督,乱我心曲”——惊鸿一督乱我心曲什么的,都是骗人的!

  老干部朱一龙再次怀疑起了自己的近视度数以及浏览器上的资料。

05.
  生而为人,骨子里都是存有向光性的。就像无论什么性格的人,都会更偏向结交外向开朗的朋友。

  慢热如朱一龙,也没能抵抗的住小太阳白宇向他发散的无止尽热度。

“龙哥,你快过来和大家一起玩儿啊!”

“龙哥,你的平衡车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诶!”

“哥哥,我觉得这个地方我们可以这样…”

“哥哥,哥哥……”

  像是片场自带的bgm,时间一长,不免就引起了许多调侃,说是白宇得了“龙哥依赖症”,一看不见龙哥就要喊到人出现为止。

  可打趣归打趣,身为另一位当事人的朱一龙心里却十分清楚他们小太阳对自己的良苦用心。曾被他束于心底最深处的柔软被自带暖意的男孩屡屡戳中,看着他把双眼笑成两个月牙状的模样,朱一龙只想再靠近他一点。

  再近一点。

  至于是怎么让得了“龙哥依赖症”的白宇闭嘴的呢,解铃还须系铃人,打着“维护片场宁静”旗号的朱一龙快速地把自己的休息处搬到了小太阳的身边。

  保证白宇能在触手可及的地方,看到他。

06.
  情感的爆发,是在沈巍与赵云澜的最后一场戏中。

“我们赌一赌。”

“赌什么?”

  “赌,不管去到哪里,你我总有一天,终会再见的。”

  “好。”

   一个是来自黄泉深处的大煞无魂之人,一个为镇魂灯献祭而永世不入轮回,这样的他们,在约定一个不可能的可能。
 
   随着“卡——”的一声,红着眼的白宇下意识的对朱一龙扯出了一抹笑,回应他的,却是一个离去的背影以及接憧而来的悲伤。

   在白宇没有注意到的地方,那双被他无数次赞叹过的桃花眼落下了一滴泪,亦是在这一刻,朱一龙才后知后觉的感到了《镇魂》的落幕,还有他们的分别。

   陌生的疼意自心头传来,让人心慌。

07.
   享受过程而非注重结果,一直是朱一龙做事的标准,外加上他温和稳重的性子,有时候就连比他大上几岁的翟天临与彭冠英遇到问题时都会不自觉的去采纳他的意见。

   而往往平日里再稳妥不过的人,真的放肆起来才让人觉得招架不得:“朱一龙你是疯了吗?演戏是演戏,生活是生活,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毁了你自己的?!”从来没对朱一龙红过脸的彭冠英难得的吼出了声,要不是翟天临拼命拦着,彭冠英真是恨不得用武力把不远处沉默的家伙给打醒。

   打到他真正出戏为止。

   被不断质问的人仍是垂眸坐着,直至彭冠英将怒气撒完,才缓缓开了口:“戏是戏,生活是生活,我分的清楚;沈巍喜欢赵云澜,而朱一龙喜欢的是白宇,我也十分肯定。”他抬眸,看向自己的两位好友,“若是旁人不认同我们,退圈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他能答应和我在一起,就够了。”

  “我只给他这一次逃跑的机会,就这一次。”

   当他把项链放入礼盒并亲手交给白宇的那刻起,他就已然将他的情感放置在了阳光下。哪怕过程这般煎熬,但他并不介意等他。

   等他的小太阳,真正走向他。

08.
   白宇找到朱一龙时,是在《镇魂》的发布会后台。

   许久未见的众人们聊的欢畅,主办方也在忙于安排稍后去到的酒店,没了粉丝与摄像,大家也逐渐放纵了姿态。走出微显嘈杂的人群,靠着墙边缓了缓神的朱一龙不自觉的就摸出了烟与打火机,脑海中尽是方才男孩回避他的模样。

   难以言喻的烦躁。

   点起的火苗即将燃起烟头,拿着打火机的手却被人狠狠拽了下去,抬头,入眼的便是红着眼睛看他的白宇。

   有时候朱一龙也会感到奇怪,对白宇这个存在感到奇怪。明明是一个一米八三的大个子,却处处弥漫着让人想要疼爱的孩子气,不经意的撒起娇来是谁都拒绝不了的。

   但也就是这样的白宇,彻彻底底的就打破了朱一龙最后的防线——

  “哥哥…”

   所有的声音皆隐没在了交缠的唇齿间,被朱一龙困在墙面与双臂间的白宇在长时间的亲吻中再次泛红了眼眶,落下了泪珠在两人的衣服上绽起了微小的泪花。

  “小白,我…”话音未落,忙是停下了所有动作就要上前安抚的朱一龙被白宇扑了个满怀,越发消瘦的身躯近乎完美的缩在了他的怀抱中,带着抽噎的话语声响起:“哥哥,我…我让你久等了。”

   我也从来都不知道,随着那些不经意的时光消逝,你竟已存在于我的所有。

09.
   播出之后,《镇魂》成为了2018年夏天的最火网剧;

   镇魂女孩们说朱一龙和白宇是沈巍本巍与赵云澜本澜;

   白宇也曾为一个发布会上亲口承认,赵云澜是最与他相似的角色;

   除了朱一龙,他甚至未曾公开过自己对于沈巍的看法,因为,他只对白宇一人坦白过。
  
  “我和沈巍最像的地方,大概就是骨子里的那些劣根性,尤其我埋在温和表面下的,对你的占有欲。”彼时窝在他怀里的白宇,笑的得意至极。

   沈巍和赵云澜,是爱情;

   朱一龙和白宇,是爱情。
  
—Fin.—

 

 

 

 

  

   

【锤基】不老梦

12.
洛基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他仍是十五岁时的年少模样,从小到大被妈妈和哥哥姐姐们爱着,除了对付索尔时的鬼点子多了点儿其实看待这个世界的目光还是十分美好的。

他有一个最最爱他的妈妈,永远拿他没办法的姐姐以及万事宠爱他的哥哥,他们的存在,就足以让洛基屏蔽掉那些来自于外界的不堪,让他以奥丁森家幼子的身份骄傲的长大。

直到他看到了事实的真相。

为什么父亲给他的只有若有若无的关心,而非向对待索尔那般看重?为什么那些叔叔伯伯们总是有意无意的把他的存在排除在外?为什么母亲在面对外界猜测自己的身世时会显得十分介怀?

因为那些猜测都是正确的,他本就不是奥丁森家的孩子。不仅如此,他姓劳菲森,奥丁森家曾经的最大对手。

被妈妈隐瞒了多年的事实被奥丁一字一顿地说了出来,洛基看着十五岁的自己,看着那时的自己显露出的迷茫和无措。哦,还有看着奥丁对准自己的枪口时,难以置信的颤抖——劳非抓了索尔用来要挟奥丁,那么他敬重了多年父亲,竟决心要用他的性命去抵索尔的命啊。

到头来,他居然也只是一个能随时舍弃的棋子罢了。

冷却下的心脏伴随着踉跄地脚步逐渐疼的麻木,几次试图伸手拦住这个无助的洛基屡屡落空,他只能看着当初的场景再次重演。

看着那颗子弹朝着自己射出,看着那个宽大的身影紧紧将他抱住,他对他说:“洛基,不要怕。”

索尔嘴上的封条才被撕开,这是他被劳非绑架后说出口的第一句话,而这第一句话,便是叫他不要害怕。

而在他出现的那一刻,洛基便紧紧抱住了这个包裹着自己却无力坠下的身躯,他的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下来,只能哽咽着一遍遍喊着:“哥哥…哥哥…”

索尔仍是抱着他,伤口处漫出了汩汩殷红也固执的不放手。也就是这腰际禁锢的力道与温热,成为了十五岁的洛基冰凉的身体上仅有的温度。

亦是他后来的空洞世界里,唯一的色彩。

【锤基】主人是九界第一美貌的邪神是个什么体验(知乎体/捅肾小匕首视角)


其实,
复仇者联盟中有很多吃狗粮的高级玩家,
首先有吃狗粮黑金专业户Sam,
再是Stark家吃狗粮白金专业户Friday,
然后就是锤哥(斧爷)的专属小匕首啦~
———

1.1W人赞同了此回答

      “我看过苍生万物,可苍生不是你,万物不及你。”          ——神域表白语录

      
        大概看了一下最近的热门话题,似乎十个话题里面就有八个离不开这句由弟控先生亲口向我家主人说出的表白,而且大家好像都是很感动样子?

        说实话,这真的没什么好感动的,因为我家主人本来就是这天下万物都比不上的小王子啊,尤其是…他的脸。

        被誉为九界的第一神颜。

        打个比方吧,有一次主人背着弟控先生去了一趟地球,由于从宫殿出来的匆忙,除了随身携带的我主人身上一分钱都没有,正当我默默为此担忧时,主人就实力上演了一场“刷脸”行为。

        话说,地球的妹子们也太热情了吧!主人真的只是突然眼馋想要个布丁而已,之后肯定会来还钱的,可你们怎么连奶茶、蛋挞这些的都送来了,而且代价居然只是想要个合照?这年头,是只要长得好看就可以为所欲为的嘛?!

        我发四,在说这些的时候我真的没有半点炫耀的意思,只是单纯的觉得天天看着这样的主人能保持视觉清新,而已。

        但天天面对着主人这样的盛世美颜,也不是谁都能像我这样清心寡欲的,比如,主人名义上的哥哥,阿斯加德的新任君主,弟控先生——也是让主人从小王子变成王妃的家伙。

        虽说弟控先生是蠢了点儿、反应迟钝了些吧,但我以我的刀生保证,除了他这世上就再没有谁能让主人甘愿陪伴在侧、生死共度的神了,再没有了。

        毕竟,也再不会有哪位正常的神能如此忍受甚至宠爱主人那特有的、和颜值成正比的任性加口是心非,还是把任性当做可爱的那种偏爱,再没有了。

        悄咪咪看了一眼上面,我用了两个“再没有了”,但本刀表示并不想删改,因为我接下来就要说说这两位对彼此而言都无法替代的神是怎么互相折腾到九界闻名的,还是以相爱相杀闻名。

       
        先说说弟控先生和主人感情的起源吧,简单来说就是一对各自以为是对方亲兄弟的两个神其实是一点儿血缘关系都没有,不仅如此,在弟弟率先发觉自己对哥哥早已存有别样的感情甚至日益加深后便从养父那儿得知了自己的真实身世,亦是他一直都得不到关注的最大原因。

        正所谓从小缺爱,长大变态(主人我错了⊙﹏⊙),再加上彼时的弟控先生仍处于一遇到弟弟就情商待机的状态,一味地以为弟弟就是表面的那样沉默腼腆自然而然的也就忽视了其中的变化,自己照常谈恋爱、乐呵呵,一直到弟弟的野心都大到毁灭地球了才后知后觉的有了反应…至于反应过程之漫长,便概括了弟控先生失去了三次弟弟。

        说到这里,温馨提示一下广大读者:弟控失去弟弟啊,愤怒值可以毁天灭地的!

        就拿弟控先生为例吧,第一次失去放逐自我、第二次与热恋女友果断分手、第三次直接砍了那宇宙级丑怪紫薯精,眼都不眨一下。

        害怕。

        不同于我的瑟瑟发抖,当时和我一起在冥界看直播的主人截然相反,他在生( chi)气( cu),因为一众被帅到的冥军已经克制不住自己对雷霆之神的爱慕了,所以主人有了种私有物被他人关注的气愤,一边嚷嚷着“那是我哥哥”一边就要向姐姐告别,说要回去。

        因此,他向海拉请出了七年魂玉,七年之内无形无息、无论何处都宛若游魂的存在、无人知晓无人关怀。他就这样陪着他的傻哥哥,从建国到流浪四方。

        现在的内容走向好像已经脱离了主题,为了拉回主旨,我觉得我得爆出点儿有关主人神颜的事情…就说说主人和弟控先生婚礼的时候吧。

        两位身着纯白西装的神明相对而立,当时的场景除了和谐美好真的再没有哪个词语可以形容了。也就是在这样的场景中,主人的绿眸意料之中的染了水光,对着跪在自己身前的弟控先生说道:

       “我一直想把一些东西赠与你,我的时间、我的爱、我的胡搅蛮缠、我的任性胡闹,连同我的坏脾气,一千八百种坏毛病…但我从来没问过你想不想要,因为我只知道,这些我从来都不想给别人。”

        下一秒,在我们的万众瞩目下,弟控先生很给力的吻上了主人,开始了阿斯加德史上著名的撒狗粮日常。

        哦对了,忘了自我介绍。

        我是主人的贴身小匕首,专捅弟控先生肾的那个;我有两个哥哥,大哥是主人攻击敌人的权杖;二哥是主人专门对付朋友的短刃。

        我的主人是九界第一颜霸邪神,洛基·奥丁森。

【锤基】不老梦

10.
陪伴并亲眼看着爱人伤愈的海拉整个人都洋溢着满满的欢欣雀跃,一声令下,阿斯加德顶级酒店的豪华包间就成为了索尔和洛基的新一目的地。

“Cheers——”

两对恋人相对而坐,四个高脚杯碰撞在一起,绯红的酒液轻抿入口,似乎是连空气都弥漫着难言的温馨与甜蜜。

哦,如果他们的姐姐能够换一种不这么“和蔼”的眼神看着他就更好了。

虽然正对面坐着的是挑眉浅笑的娜塔莎,但洛基还是被自家姐姐似笑非笑的目光盯得一动也不敢动,周身气氛诡异之明显连索尔都觉出了几分不对来,再看看坐在自己身旁洛基一低再低的脑袋,直白道::“姐,你要问什么就问吧。”

“你们俩现在是几垒了?”索尔话音刚落,海拉的问句便脱口而出。

奥丁在上,这绝对是亲姐。

从开始就保持旁观看戏的娜塔莎顿时低笑出了声,反观被提问的两位则是不约而同的低咳了一声,一个开启了傻乐模式,一个皱眉眨巴着眼睛,总之都没有要正面回答的意思。

但这并不能逃过海拉的双眼,更不能控制她恨铁不成钢的感叹:“索尔,身为你生理上的亲姐姐,不得不说,我对你非常的失望。”说罢,还惋惜式的摇了摇头。

“……”你终于记得你是我亲姐了。

“……”笨索尔怎么吃的那么慢,快吃完快离开的道理都不懂嘛?!

“抱歉,我去接个电话。”娜塔莎在海拉的颊边留下了一个轻吻,与索尔和洛基示意后,拿着震动不停地手机便走出了包间。

娜塔莎一走,洛基面前的餐盘即刻就见了底;感受着腰部那只搅动不停地手指的索尔速度也越发快了起来。而后,在洛基满意的目光下,才咽下最后一口食物的索尔当即就要对海拉告别:“姐姐,我和洛基吃饱了就先回去了。”

“谢谢姐姐的招待,”洛基的小机灵一动,“和娜塔莎玩的愉快哦~”说着,拉着一边的索尔就要离座。

海拉当然不会介意他们的反应,毕竟她需要的也只是一句话的时间,“好好努力哦,我的傻弟弟。”

果不其然,门被“砰——”地一下大力关上。

两双蓝瞳在空中完美的交汇,短短数秒,索尔对海拉咧嘴一笑,转身就追了出去。

真好啊。

独留在座位上的海拉笑的开怀,尤其是在听到娜塔莎的高跟鞋和地面碰撞的声音时,笑意便更盛了。带着零碎星光的灰蓝色眼眸随着愈近的脚步声抬起,对上娜塔莎晦暗的绿眸时却是瞬间化成了极寒的冰点。

她对她说:“夫人出事了。”

 

【锤基】有个让我觉得幸运的小骗子弟弟是个什么体验(知乎体/弟控先生视角)

脑抽后的产物

————

1.1W人赞同了此回答

     不太用知乎,不知道回答该用什么格式,如有错误烦请见谅。最后声明一下,我是小骗子的哥哥。

     我弟弟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小骗子。

     也曾是九界公认的诡计之神。

     具体说吧,在我八岁的时候他就会把自己变成我最喜欢的小蛇,然后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化回原身拿刀捅我,从那以后,我的肾承受日常捅刀×3已经是分分钟的事了。

     以上还是些小事,毕竟他哥哥我的健壮肌肉也不是白练的,肯定得让着啦,谁让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弟弟呢。

     但是,谁能告诉我一直以来都只专注于欺负+嫌弃我的弟弟,为什么突然想起侵略地球了呢?

     我保证我没有吃醋,骗你我就被弟弟捅!

    
     咳,还是接着说我弟弟这个小骗子吧。

     若单单只谈论我弟弟小时候的所作所为吧,当然也不足以让我耿耿于怀的,顶多是我们兄弟间的娱乐小把戏而已。

     但让我记挂在心甚至是有些后怕的,还是家庭发生变故之后的他。你们可以想象吗?我光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与死亡擦肩,就有三次!

   
     第一次就是在我刚刚提到的家庭变故产生时,当时的他的确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但在我看来这哪里是能和他珍贵的性命相提并论的啊?然而当我就要把他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时,他竟然选择了放手!

     不过幸好,他是小骗子。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虽然这样的道理大家都懂,可看着他倒在我怀里虚弱不堪的样子时,我心中的绝望与悲痛并没有比之前少一分,甚至越来越浓重。

     然后我就和我当时的女友分手了。

     或许你们会说,我弟弟的离开和我当时的女友并没有半点关系,但我直到现在都认为:那些会伤害包括会间接伤害我弟弟的人,都该远离我和他的生活圈。

     我不允许他/她们徘徊在我们的身边,尤其是我好不容易又看到了一个活生生的、会和我顶嘴的小骗子的时候。

     可惜的是,那时沉浸于父亲的逝去、姐姐的对抗以及家国毁灭的我,忘记在一切尘埃落定后给他一个拥抱。

     和一句:拥有你这样一个小骗子,其实我挺幸运的。

     但命运似乎是真的看不惯我的幸运了,在陆续夺去我的家人与家园后,它终于把魔爪伸向了我最后的挚爱。

    
     我的弟弟,我失而复得的小骗子。

     在我经历着从未有过的禁锢与屈辱,周围皆是子民倒下的躯体,全身心都被浸泡在愤怒中,而他,竟一步步走向那个家伙。

     那个一眼识破了我惯了千年的小伎俩,一手掐断了我护了千年的白皙脖子,以及亲手毁灭了我最后一丝希望的混蛋——

     小骗子,这次我该去哪儿才能找到你呢?

     之后结束了一切,看着恢复原身的好友们一对对的都彻底圆满,他没有回来。

     我重建了我的国家,将大权交予多年的亲信,而我自己则选择了放逐,他没有回来。

     地球很大,我几乎看遍了各个国家的景色,走过了无数的高峰,也曾瘫倒在北极的冰川上妄想感受这与他最为相似的温度…哪怕我知道,他仍没有回来。

     万幸的是,小骗子终究还是小骗子。

     许是实在看不下去他哥哥因为想他而做的一系列傻事,在北极圈染上日光的一个午后,他回来了。

     真的回来了,和我们的大姐一起。

     嗯…饶是现在回想起来,都有些小兴奋呢!如果姐姐能不瞪着我的话,我会更兴奋的(小声bb)

     为了庆祝小骗子回到我的身边,作为哥哥的我当然得做出点表示啦,比如,表个白。

【以下是好友们强烈要求写出来的表白原话——】

     Loki,我看过苍生万物,可于我而言,苍生不是你,万物不及你,你愿意让我用我剩余的生命来守护你么?

     唉,有这个一个小骗子弟弟,除了宠爱还能怎样呢。

   

    

    
   

    

   

    

【锤基】不老梦

09.
自从那日表明心意后,索尔彻底化身为了自家弟弟的巨型金毛犬,超黏人的那种。

既然都说是黏人了,某只巨型金毛肯定要付出行动。所以,每日亲亲弟弟的上下学车接车送、不间断的短信问候以及类似于“洛基怎么办啊,我才刚送你去学校就想你了”的花样告白,就连洛基在学校里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彼得都不禁打趣,说他们剑桥校草肯定是恋爱了。

而每当彼得试探性的向恋爱中的校草询问时,得到的永远都是洛基笑而不语的模样…啧啧啧,怎么还有点娇羞呢?

之后,就在彼得瞪得滚圆的狗狗眼中,洛基到底还是把好友带到了索尔的面前,一边无语着彼得惊呆了的反应一边介绍道:“哥哥,这是我的好友彼得,跟你说过的;彼得,这是我的哥哥,也是我的…追求者。”话语在末尾处小小停顿了一下,在说到“追求者”三个字时还不忘朝索尔挑衅式的挑了挑眉。

好笑的看着洛基得意洋洋的面庞,本着要给弟弟好友留个好印象的索尔努力抑制住想对自家小坏蛋亲亲抱抱的念头,冲着久久未缓过神来的彼得爽朗一笑:“索尔·奥丁森。”

“彼…彼得·帕克。”只能在电视或新闻里才能看到的人此时就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从前把认识洛基当做幸运的彼得觉得自己上辈子肯定是做了什么好事或是直接拯救了世界,要不然普通的他怎么会和奥丁森家的继承人们成为好友呢?

也许,他的前世是蜘蛛侠?

彼得无限发散的脑洞在洛基的一句“彼得,我们先走了啊”稍稍回笼,看着那十指相扣走向车位的一对背影,回荡在彼得脑海中的却是他们在临走前,面对索尔伸出的手洛基毫不犹豫的握上的那个瞬间,如同飞蛾扑火般的义无反顾。

其实在许多时候,洛基也是怕的。

晦暗不明这个词汇几乎是过去的洛基最为熟悉的:一直以来被父亲的忽视、身份揭露时的给予他难以言喻的打击以及自己最爱的哥哥身边的好友若有若无的轻视…他有太多得不到的东西了,但他并不在乎,甚至可以亲手放下。

唯独索尔,他的哥哥,他的挚爱,他永远都无法承受失去他的痛苦。

偏头就发现自家小坏蛋盯着自己出神,察觉到了悲伤意味的索尔立马就猜到了洛基的担忧,趁着等绿灯的空隙伸手就抓起了自己手边的那只手,低头轻吻了几下。

“哥哥,我觉得我们现在,日子好的像是偷来的。”洛基的手就如他的人一般纤长,被索尔放在他宽大的手掌中被暖意包裹着,紧了又紧。

洛基却因为这样的动作,笑了起来。

他知道的,一直都知道。并不像别人熟知的善于言表的奥丁森家大少爷,真实的索尔其实嘴笨到了极点,就连那日对洛基一连串的表白都是他憋了很久才得出的真实情感。可索尔的聪明倒是真的聪明,就像洛基总能从他的动作中体会一切般,索尔也透彻的了解自己的弟弟。

他宠他,把他的任性当做可爱;他给予他无尽的安全感,用实际的行动屏蔽一切会让洛基不安的存在;他毫不避讳地跟朋友们说起他们的恋情,要不是洛基不高兴了再加上海拉即时封锁了消息,估计#奥丁森家大少爷爱上自己的弟弟#这条爆炸性新闻会成为所有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可也正因如此,洛基才渐渐放下了心里的不安,他对他一字一顿道:“哥哥,我永远都是爱你的,永远都是。”


【锤基】不老梦

08.(完整版的)
“放手。”

洛基的语调是过分的平淡,俊美的面容亦是冷漠到了极点、一双清澈的绿眸仿佛淬了极寒的刀,只恨不得刺穿面前的人。

若换做旁人,定会被这样的洛基吓退;可此时此刻,站在这位奥丁森家小王子面前的,是他的哥哥,索尔。

并没有因此放手的他,甚至前所未有的真切感受到了洛基的情绪:感受到了他的手在自己的掌中颤抖、感受到了他冰冷外表下的蜷缩与畏惧…可是,他从小疼到大的小王子,是在畏惧什么呢?

是他么?

不知名的情绪几乎搅乱了索尔的理智,它充斥着索尔的大脑与心脏,使得他只想仅仅抓住掌中的手,再也分不开,“洛基,我的意思是我不喜欢异性…而…而是,是你!”捧在手心的是你,放在心上的那个人是你,哪怕有了女友以后想着的还是你。

从头到尾,都仅是你。

我最亲爱的小王子。

像是心跳静止了一般,洛基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却又不知怎的,这一刻他想到的竟是自己的手总是捂不热的冰凉,而索尔的体温又是炙热的吓人,如今自己的手被他握着,竟也暖暖的。

温暖的,让人很舒服。

“我亲爱的弟弟们这是要组团出柜了么?”通完电话,从后花园走回客厅的海拉所看到的就是这幅哥哥拉着弟弟、兄弟间的爱满到是个正常人都能看出两人之间根本就不是什么正常的兄弟情——而是那该死的爱情!

在海拉出声的同时就被吓得一颤,洛基下意识地就要抽回被索尔紧抓不放的手,得到的却是更大力道的遏制以及一个肯定的回答:“姐姐,这是我想了很久之后才得出的答案;我的生命里不能没有洛基,或者说除了洛基就真的再也没有谁能让用心去偏爱,去呵护了。”

  被这番深情告白说到没脾气的洛基怔怔地看向面前的哥哥,澄澈的绿眸缓缓漾开一层浅浅的泪花,落在索尔的眼中简直心都快被软化了:“我承认在我最初意识到这些的时候,的确觉得我们之间不会有任何结果。你是洛基,我的弟弟啊,可哪怕知道一切,我却依旧对你舍不得。”

“所以在苦思无解后,我找到了小兔子,你知道的弟弟,就是那个心理医生;”笑着抬手为自家的小王子擦去眼角的泪水,索尔笑的明媚又灿烂,“他跟我说,其实这世界上的爱情并不都是能让所有人都理解的,可我们就这一生啊,可以快乐就不要难过。”

  舒缓了情绪,洛基偏了偏头:“那你快乐了,又怎么知道我会不会快乐?”小脑袋一仰,很有骨气的再次变回了索尔最熟悉的傲娇小王子。

“那…那该怎么办?”被小王子唬住的索尔再次双商直降,方才还爆表的情商成功跌成了负值。

  默默翻了个白眼,从沙发上拿起风衣的海拉再也看不下去的留了句“你们慢慢折腾,我今晚有事就不回来了”便扬长而去。

“那我正式追求你,直到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好不好,洛基?”

“哼╯^╰”

  从客厅通往前园之间有一条长廊,彼时正沉浸于感情的豁然开朗的索尔和洛基的声音犹在身后,可早在转身的瞬间就失了笑意的海拉一步步走在光影交集的长廊中,面色冰冷。

  刹车声止于奥丁森企业旗下的医院。踩着纯数厘米高跟鞋的黑发女人一言不发的就按开了医院中的专属电梯,直达顶楼。

“Boss——”

  鲜红的血水、带血的纱布和棉签,明显训练有素的医生和护士们在海拉走进顶层的同时就完成了自己的任务,纷纷退了出去。

独留下病床上的红发女子。

明艳与清冷并存的绝色面庞苍白无力,海拉伸手轻轻抚过自己的爱人,低头便是一记深吻,满是柔情与担忧,“答应我,不要再受伤了。”

在海拉灰蓝色的目光下,红发女子并未做出任何回应,单单只是伸手环住了她的腰:“可是除了这些,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帮你了,海拉。”只有她亲自出手才能完成的任务,可但凡出任务又怎能不受伤?

她不想她受伤,同样的,她也不希望任何人会伤害到她啊。

娜塔莎,此时靠在海拉怀中的女子,前俄籍最著名的特工,也是常年居于杀手榜上前三的Black Widow。她的传说很多,真假难辨,其中唯有一条是得到证实的,那便是她和奥丁森家长女的爱情。

比起承受孤独,去相信和依赖一个人是更勇敢的事。于特工而言,更是致命的存在。

但她并不介意,把她的命交予海拉。

 




【锤基】不老梦

07.
分个手都要询问心理医生,你可真在乎她啊!

你们不合适,找我做什么?

翠绿的眸子从索尔的脸上移至别处不知名的一点,鼻腔发出类似于“哼”的声响,银舌头被成功启动:“所以呢,在你和你的完美女友分手后就找到了你的弟弟,试图寻求安慰还是温暖呢?哥哥,你是不是因为谈恋爱谈的忘乎所以了,把这个世界都当成蜜罐了吗?”回忆起昨晚在窗边看到楼下那个金发大个子傻站在原地而引发的心疼,以及自己把索尔带回了公寓时的冲动,落到现在看来,洛基只觉讽刺。

他在为自己刚结束的恋情而难过,而你竟因他的一时落寞而心疼。

洛基被接踵而来的负面情绪弄得心烦意乱,简直连一个眼神都不想再分给索尔。

眼看着缺根筋的弟弟又把自家小王子惹生气了,在旁边连续翻了好几个白眼的海拉再次怀疑起当初父亲对自己坦白的“洛基的身世”:这金发蓝眼的笨家伙真的是我的亲弟弟吗?父亲会不会是怕我趁他出去旅游时把索尔丢出去,才会跟我说那些话的?!

默默脑补出了多种可能的海拉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奥丁的话语,本着维护家庭的和睦,刚要开口为自己生理关系上的弟弟解释几句,就被手机的震动声打断了。

“怎么了,姐姐?”

“是出了什么事么?”

一人问一句倒是默契的很。但也不是索尔和洛基的反应夸张,只是会在周末拨通自家姐姐的电话的,除去在外旅游的双亲、和已经陪在身边的他们……

就只剩下娜塔莎了。

果不其然,海拉在看到屏幕上的号码时就紧皱起了眉头,留下了一句“我去接个电话”就走向了后花园。

余下寂静的一片。

“我累了,先回房间了。”无心再留在客厅的洛基起身就要上楼,带着明显的逃避。

理所当然的,被索尔拦了下来,“洛基…”金发大个子显然是被洛基不停地挣扎伤了心,又害怕自己的力道会弄伤他,整个人急切又焦躁:“我和简分手是因为我的原因,洛基,我…我生病了。”

“哦,可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哥哥”

(索尔其实想说,我得了一种不喜欢女人只喜欢你的病😂😂奈何从前自以为太直)